狼煙

哈哈看胖鱼悄咪咪地在ins上发了什么

韩剧透就算不能在微博上剧透也一定要在ins上剧透😂

占tag抱歉 关于易燃装置合体

求问各位小可爱,易燃装置8月8号广州合体是啥活动呀?等他们官宣好久了,似乎没看到正式通知?

假面舞会

偶然翻到五六年前写的文
白正真的是我很喜欢的一对cp啊
于是回去重温家教,又想起了时候年轻的日子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长大了
文是原著向,在贴吧发过
那时候贴吧还是cp粉大本营呢

======================

如果有一天你不见了该怎么办呢?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该怎么办呢,小正?”白兰咬着棉花糖笑着问他。

“当然是去找吧。”正一面对电脑目不转睛。

“呵呵,还真是毫无新意的回答,像小正的风格。”白兰歪头想了想,“找不到怎么办?”
  
“应该不可能吧……”
  
白兰眯起眼笑了:“谁知道呢……”

  
六点多的时候学校里就已经热闹起来了,身穿各种奇异服装戴着各式面具的学生在校内来来往往,一向习惯清静的正一被这样的喧闹弄得很不舒服。
  
“白兰,今天有什么活动吗,怎么这么吵?”正一问道,等了许久也没听到那人轻佻的声线,回过头发现白兰的床铺已经空了。
  
“真是的,不在吗……什么时候走的?”正一搔搔头,“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想着,手机突然响起来,把正一吓了一大跳,稳了稳神,正一拿起手机:“你好,我是入江。”
  
“哟,小正~”
  
白兰含笑的声音莫名地让他安下心来:“怎么了?”
  
“今晚有假面舞会,不来吗?”
  
假面舞会?这种场合一向不是他擅长应付的,每次参加这种活动总会有不大美好的回忆:“不了,白兰,我还有些事没有做完。”
  
“来吧,小正,总是闷在屋子里可是会长霉的。”
  
“就算你这么说……”
  
“你也不会来的,对吧?早料到小正会这么说,所以我把小正最喜欢的限量版耳机拿来了哟。”
  
“混蛋!白兰!”
  
“就算这样你也不来吗?”
  
正一重重地叹口气,有时候他对白兰这种孩子气的行为很没辙:“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就是……但是我可没有租服装啊。”
  
“没关系。”白兰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小正。”
  
“哈?”正一疑惑道。

“你过来找我,如果你找到了,我就把耳机还给你。但是如果你找不到我,你就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哦对了对了,耳机就别想拿回去了。”

“等一下!不管我找到了还是没找到耳机都要……”
  
“时间限制时舞会结束前,好了快来找我吧小正~”

电话断掉了。

“真是白兰这又是在玩哪出?”正一无奈道,“总之找到他就是了吧。”

礼堂里人很多,平常从来不开的漂亮水晶灯今天也破天荒地打开了,将整个礼堂照得富丽堂皇。一个打扮成女巫模样的女生走到他面前:“啊咧这不是入江君吗,怎么穿成这样来?”正一愣了半天才认出是同系的藤堂静:“不,我是过来找人的。”

藤堂望了一眼场内:“在这里找人?开玩笑吧。”

“对了,那个,藤堂同学,你有见到白兰吗?呃,白兰·杰索。”

“白兰·杰索?你认识他?”

“是室友。”

“这样啊。虽然没有看见他……有机会介绍我给他认识一下哦,拜托了。”藤堂笑笑挤进人流中不见了。
  
正一叹口气,藤堂说得对,这样子怎么找人呢,就算不化妆在这里找也不可能吧,何况现在根本分不出谁是谁。正一沮丧地往前走,我的限量版耳机啊,看来就要这样没了。抬头,发现前面有一个卖饮料的当口,当口旁站着一个穿熊戏服的人。
  
也罢,反正现在找不到白兰,不如买杯果汁放松放松。这么想着,他递钱给那个穿熊戏服的人,买了一杯果汁,一边喝一边慢悠悠地往前走。
  
于是,一个晚上的结果是,正一从熊那里买了8杯果汁,然而却没有找到白兰。
  
浑身瘫软地倒在宿舍的床上,果然这种场合一点也不适合他,简直要散架了。这时宿舍门被推开了,正一看向门口,那个白发男人穿这纯白的休闲装站在门口:“嘛小正你输了。”

“我本来就没有答应玩这个游戏,使你擅自拿了我的东西威胁我!话说回来,你一个晚上藏到哪里去了?”

白兰关上门:“我哪里有藏,我明明一直都在小正身边,是小正自己没有察觉到。”

“难道说那只熊……”

“Bingo!”白兰走到正一身边,“好伤心啊,就算我在你面前小正也认不出我来哪。以后我要是不见了,小正也会找不到我吧。”

“这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不管怎样小正你输了,按约定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耳机还给我。”

白兰耸耸肩把耳机递上:“这个还给你也无妨。”

正一接过耳机,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损伤,才问:“说吧,什么要求。”

白兰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小盒子,起身单膝跪在正一面前,这个庄严的姿势把正一吓了一跳,正想说些什么,但白兰就先开口了:“嘘,先什么都不要说。”白兰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是一枚镶着黄色宝石的戒指,白兰执起正一的手,将戒指轻轻地推到正一的中指上。

“小正,做我的守护者吧。从现在开始,小正就是我的晴守。”

正一将戴着戒指的手举到眼前,那颗黄宝石在黑暗中反出清冷的光。

白兰大人。

不久后,米路菲奥雷家族成立。


正一举起手,敲了三下门。听见里面白兰说:“嗯~进来吧。”他伸手推开了门。白兰站在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向外看,口中咬着棉花糖:“是小正啊。”

“是,白兰大人。”
  
“都说了小正不要用那个称呼叫我,太生分了我不喜欢。”
  
“这是对Boss的基本礼仪。”

白兰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突然笑起来:“哈哈,小正真有趣,随你吧。”
  
“是。这是米路菲奥雷研究室中最新研制成果,请白兰大人过目。”

白兰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文件:“嗯~死茎队。”

“死茎队现在由爱丽丝负责看管。”

“我知道了。”白兰咬了一个棉花糖,“对了小正,我准备派你到日本的梅洛基地去。”

“为什么,白兰大人?”

“哎?小正不愿意吗?因为日本是小正的故乡,而且梅洛基地就在并盛,我以为小正一定会很高兴地去。”

“不,我没有拒绝的意思,白兰大人。”

“嗯,没有就好。那么机票的话切尔贝罗会帮你订好,去日本的话最好还是带上她们哦,不然小正那些恶劣的生活习惯没了我谁照顾呢?”

不让我生活习惯恶劣的归根结底就是你白兰大人

“还有还有,小正走了我就没有副官了,赶快帮我物色一个好副官来噢,最好像小正这样可~爱~一~点~” 白兰故意在最后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正一一脸恶寒样退出了办公室,心想我一定要给你物色一个老头子当副官白兰大人。
  
结果正一就真的给白兰物色了一个叫雷欧的老头子,虽然到了白兰验货的时候不是那样,那也只是因为被六道骸打乱了计划。
  
正一离开那天白兰亲自到机场送行,还戴了一副几乎把脸遮住的大墨镜,说什么像我这样的少女少男杀手不戴墨镜的话那是祸害人间哪。
  
不白兰大人不管你走到哪你都一样是祸害人间的。
  
似乎自从认识了白兰以后正一的吐槽功底就变得无比强大与彭格列十世有得一拼。正一认命地摇头,切尔贝罗在一旁说:“入江大人,飞机已经到了,请尽快登机。”正一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有淡淡的棉花糖的味道。正一听见白兰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去了日本记得要想我哦,如果你不记得的话我就每天半夜紧急通讯让小正不能睡觉~对了对了,听说日本的甜品很好吃,要寄些过来。”

  
“好了我知道了。”正一挣脱了他的怀抱,“那么我走了,白兰大人。”

“嗯。”白兰朝他摆摆手。

正一便在他的注视下上了飞机。坐在飞机宽敞的座位上,正一看向大厅里还未离去的那一抹白,在内心里默默地说了声再见。

白兰大人,这大概是米路菲奥雷的入江正一最后一次与您见面。


果然,再一次见面时,米路菲奥雷的入江正一变成了彭格列的入江正一。

“不管怎么说,被自己最信任的部下骗了,可是有伤做Boss的尊严的。”白兰这么说。

是吗,白兰大人,我骗了你吗?那么你把真六串花的存在告诉我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让我知道:你所看到的米路菲奥雷仅仅只是凤毛麟角,以此来嘲笑我吗?

“小正总是否定我在做的和我想做的事。”

“所以把他们的存在告诉小正可是件很麻烦的事呢~”


还有什么可说的。

入江正一,终究是你这场闹剧里最有趣的小丑罢了吧,白兰大人。

他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假面舞会,当白兰庄严地为他戴上戒指的时候,他居然将那理解成一种托付,如今看来,那也变成了自己的自作多情。连那托付也是假的,我们之间又有什么是真的呢,白兰大人。

“呐,正一。”斯帕纳说

“什么?”

“想哭就哭吧,没有人会笑你。”

正一摇摇头:“我怎么能哭呢。”

斯帕纳叹气:“你就是这样,太好强。”

“这已经不是好强不好强的问题了。”正一说,“CHOICE已经输了,我不允许自己再输第二次,我已经输不起了。”

“你们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斯帕纳走到正一的病床前,将一根棒棒糖塞到正一嘴里,“你喜欢他吧。”
  
“不止是这样,喜欢太过单纯。”
  
“啊,果然无法理解。”斯帕纳无奈,“不过就算输了CHOICE也不用害怕,彭格列他们一定可以打倒白兰的。”

正一闭上眼睛苦笑。他的身份被白兰拆穿的时候,他没有害怕;输了CHOICE的时候,他没有害怕;真正令他害怕的,是白兰的那一句,我不记得了。

他现在连承诺也没有了。


该来的终究会来,躲避不了也无法逃脱。

最终战时,正一留守在了后方,虽说自己是伤员,但正一知道,这不过是他想要逃避上前线的一个借口。至于他为什么要逃避上前线呢。

大概,使不想目睹你的死,白兰大人。

“很快你就会明白到底哪边是对的。”白兰曾对背叛的他这么说。

最后到底是谁会赌赢呢,白兰大人。

后来,正一究竟是怎样到了前线去的,他记不清了,那一段记忆里,只剩下白兰背后张着洁白的翅膀的画面,紫色眸子里映着橙色的火光。那漂亮的眸子看向自己,嘴唇轻启,正一对着白兰的口型发音:“小正。”

连那轻佻的尾音也一模一样。

白兰突然微笑起来,继续说,我走了。

“我走了。”正一说。

记得来找我。

“记得来找我。”
  
“其实我并不是讨厌人类啊,和小正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很温暖很快乐的。只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和这世界,格格不入啊。我错了吗。”
  
眼泪从正一的眼睛里流出来。
  
我爱你哟,小正。
  
“我爱你哟……”正一突然愣在原地,此时白兰与纲吉的火炎冲在了一起,两人歇斯底里地叫着,震碎了正一身体里的什么东西。他突然也叫起来:“白兰大人!白兰大人!”

什么都听不到了,只知道机械地叫着你的名字。

“白兰!白兰!”
  
不要和我玩捉迷藏,你知道我找不到你。
  
火炎爆裂,有谁在惨叫。是谁。
  
正一在X BURNER火炎形成的大坑中找到了大空的玛雷指环,但是没有找到白兰。

你不见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怎么办呢,小正?”

“当然是去找啊。”

“找不到怎么办?”
  
“应该不可能吧……”
  
应该不可能吧,应该。
  
  
如果有一天你不见了该怎么办呢?
  
入江正一不知道啊白兰大人,因为你没有告诉他答案。
——————FIN—————